屯画梗。

1.以剑画地,从此江湖庙堂两隔,恩义不再。

2.一剑破云开天地,三刀分流定乾坤,东西佛道争先后,南北儒侠论高低。(出自青山荒冢的《封刀》)

3.各式各样的开怀大笑。

4.春夏交接时的一方水塘。

5.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6.多少疏狂,随青丝朱颜不再。(出自《金光布袋戏-东皇战影》op《红尘壮怀》)

7.宽恕。

8.一句蹉跎结罪孽。

9.行云流水,柔不失刚劲,顺不求细。

10.钟鼓齐鸣,结灯迎霄客。

11.披笠戴蓑,世间风雨皆已历过。浩大江湖或去或留在我。(出自五色石楠叶《桃花别处起长歌》)

等了几年等到了能呵气成雾的冬天。

喜忧参半。

被冬雨淋得瑟瑟发抖,这片被刺骨天水笼盖的土地上,也许只剩下家和充满二氧化碳的教室还有温暖。

一刀提水蛟龙出,破空直取万里日。

这一式“蛟吞日”虽破坏力不大,却气势很足。

只是一滩沼泽污水平白把“破邪刀”的正气硬生生砍去一半,又添上一股妖邪,好好的驱魔除妖招式被弄得不伦不类,梁熙心中一叹,兴趣缺缺地半途收手了。

长刀入鞘,由污水构成的妖蛟没了灵力的支持直接散形,污水夹杂着死物的碎屑从厚厚的瘴气中像雨一样掉落,梁熙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地顶了一片事先备好的芭蕉叶才堪堪没被淋得一身腐臭。

嗳呀,这叶子还蛮好看的。梁熙听着头顶和背后一阵噼里啪啦,可惜道。

身后一声细微尖厉的雀鸣,梁熙拔出刚入鞘的刀,转身砍裂飞来的暗器。他还没在暗沉的沼泽地里看清暗器究竟是什么东西,当面又飞来一个会发光的...

彩色,好难画。

黑白都掌控不好的我,枯了。

北冥华到底是什么可爱鱼苗!

看他拉拢砚寒清感叹鳞王能养出这么可爱的儿子真的不容易2333

为能把喜欢的纸片人画好看而练习,蛮快乐的。

不过看到自己成品的时候快乐感-∞

距离画的好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试着写原创,开始罗列剧情线大纲时发现主剧情战线拉得太长,难圆。

辅助的两个支线都圆完了,而我还在对从主角五岁扯到三十七岁都还没完结的主线抓狂。

看来我很有说废话的天分,本以为没有的。

放飞自我,无比快乐♪

安利一些歌

安利的歌比较燃比较嗨,温柔的没几首。

不定期原帖更新。

有词(破折号后即唱者):

ELECT——EVO+

当战——NL不分/阿睿凌霓剑裳

吾辈逍遥——NL不分/阿睿凌霓剑裳

逆浪千秋——三无MarBlue

逆浪千秋——O2O男团

乱世·无衣——NL不分/小荣童鞋

御鬼录——Lao乾妈

大浪淘沙——根小八/裂天

Befall——三无MarBlue

Chicken Attack——三无MarBlue

玄门列传——圈9/虚言乌鸦

偲芳歌——桑岛法子

少年城——言和/乐正龙牙

牵机——月蝕原创/冥月/小爱的妈

乱古——NL不分

自在——伦桑

战魂·...

自我介绍

你好,本人A.S.,全写即Aureliano Sykes.

虽然没什么人看,但想想还是自我介绍一下。

高二生,日常颓,属于非佛戾系少年。

称呼随意,知道你叫的是不是我就行,不纠结太多。安瑟十三和贰氢壹氧是个人tag。

组合博爱无雷不混圈,圈地自萌不拉帮结派,只是嘴挑。个人定位是做一个最悠闲的野鹤。

设备问题图随缘掉落,剧组不定,组合不定,不喜欢点x关闭或者取关。点图你会等很久,认真的图我比较强迫症(双人同框好难)。

魔道相关基本不怎么产了,因为对我产的魔道相关感兴趣而关注我的朋友可以考虑一下取关。

上门找麻烦或ky看情况挂人,不给予打码。

有漏会补,没了。

考试波塞冬三连。
最近不多的产出。
想画波哈结果不会画哈迪斯,我难过了(ಥ_ಥ)

今天重温十二国记

摸个景台甫XDD

给自己糊个头像

学习和搞事的正确融合方式

HP背景下的三巨头,拉达米诺十二,艾亚十一。语言凌乱上下文不连贯请注意,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拉达狮院,米诺斯鹰院,艾亚……蛇院,吧。【安静】在狮院和蛇院中纠结。西绪弗斯这个我知道应该打“希”,但输入法太烦人就没有改……

ooc致歉。


分院帽在喊出斯莱特林后,艾亚哥斯走到蛇院的桌子坐下。

他看着隔壁坐在两桌的的两个哥哥,有点闷闷不乐的和他们隔空撞酒杯。艾亚哥斯对学院没有什么偏见,只是原本想得到红色或者蓝色的巫师袍,绿色不是他喜欢的颜色。

心情不悦导致他觉得杯子里的南瓜汁比家里的管家塔纳托斯榨的还要难喝上几十倍。

“有什么难过的,艾亚哥斯。”米诺斯在解散后像往常在家...

© A.S.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