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魏献舍归来后的双杰,我更倾向写半原著架空。

写HE我会觉得很牵强,在原著展现的情感背景下双杰最多是TE,想HE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后魏无羡跟谁走我觉得都无所谓,只是会很希望他再对江澄愧到怕也好,不肯直面江澄也好,不要像原著那般冷酷。

你可以不知道对方受过的苦,对方给予的恩,不相信现在对方还将你当做家人,但是那段并肩而立的交情不至于弱到让你这样对他刀剑相向。

——片段没写完,提前瞎叨叨。

看科普觉得挺有意思。

吹一波wuli地理和物理。

现在是处于“我浪我的,毫无规矩”的混沌邪恶型玩耍状态。

有关系也好拉郎也好,大概感兴趣的都会产,踩雷点的话您自行拉黑就行,我对cp/组合的争执并不感兴趣,也对作品是非曲直不再那么看重,但仍会影响我的产出。

虽然我不常放粮上来【……】

笔记本上鱼。
是随风小伙儿。
对自己的吐槽。
……其实还有一个解锋镝,但是那本笔记本没带回来。

平妹和灵珊分别前的那几段话看得难过。

平妹相比平弟,我感觉平妹的感情表达更直接和尖锐。不知道是剑谱功法太邪门的缘故,还是能力充足带来的有恃无恐,亦或二者都有。

平弟即使心下愤愤,还有些许隐忍的理智;平妹是心里的火气变现成阴冷细针,无差别地外放,最终独立血海冰窟之中。

不想出去,也出不去。

出去了他又要去哪里?哪里不是机关算计?

他已心灰意冷,不再对公正和正义会对他有救赎这事有所期待,愈发偏执和偏激。

如此,他又能怎么平和待人处事,安度余生。

可怜,亦可恨。

小说继续补。

看到“华山女侠岳灵珊姑娘之墓”的时候被刀得无比难过。

唯一吃的官配刀就算了,刀上还有刺。

哇地一声哭了.jpg


上课摸鱼……有点想画现实的自己和二次的自己的日常互动。

类似水仙(??),虽然不是恋爱向,我对自己没有意思。

不过估摸也画不了多少页纸就完了。

乡村老干部和咸鱼少女能有多少有意思的日常(。)

……发现脑洞越写越多,原本只想写一个小片段,结果拓了大半个世界观。

双杰刀真能激发我的想象力。


和朋友聊天。

因为双方都是冷坑户不时互相割腿肉或交流意见。

他说我简直是个热cp绝缘体,哪个北极去哪里,和炽热的地心永远没有交点。翻译成人话就是太难伺候(。)

我觉得还是有几个热的叭……虽然我在热之前出坑了。

其实我觉得热不热好像关系不大,于我来说找到一个脑电波对频的好友或者几个喜欢的太太就能在坑里安窝了,毕竟我对粮的质量有点要求。没有脑洞的看意境和文笔,有脑洞的文笔和意境要求最低在运用不过于累赘这条线上,达不到的我都不当是粮。

——写的不好,总不能不让人说吧,用爱发电,也有功率的大小之分不是。

好无聊。

听了几集闽南语的霹雳。

还没习惯,不靠字幕听不清有什么字(。)

……刚从双杰坑出来就掉进all江枫眠和瑶澄瑶。

澄瑶凌亲情向好味!

从来都凑不上热闹。

那边热热闹闹时去不了,待去得了时已经冷冷清清,找个人说话都很难。

真令人感到一点难过。

靠茶续命,没茶困死。

开始捡起笔继续画画。打形的时候还以为已经把模特的特征抓好了,结果画出来根本不是。修到吐魂。

软笔时常控制不好笔锋和线条粗细,有几张看着还行的草稿就这样没了……手抖的结果就是血泪流满地。

悲伤,那么大。(比划)


看小说,还是比较喜欢热血的少年侠客走江湖的故事叭。

有些少年郎被江湖的风沙打磨得圆滑,有些被打磨得愈发锐利,但都多少仍存少年傲骨。

吾心不随剑封,傲骨天地难折,一盅浊酒与苍天对酌。

心好累。

不知道去哪里而茫然,只能看着那条象征着段位的红线毫无目标地努力。

并且承受着快速变换的压力。

我都不知道目标在哪里,就这样拼命努力真的没有问题吗。

快乐,找到了一首画林平之手书很合适的曲子。

真的想听朋友用方言唱山歌,虽然不一定听得懂x

山歌的民气浓厚,挺喜欢的,只是用普通话唱总觉得怪怪的。

蹭了高一的竹竿舞跳,感觉圆满了。

我们学校会组织这种活动宣传一些文化什么的,我高一的时候也搞过。

只是我以为高二还有才去当了竹竿手,没跳成,有点遗憾23333

胡乱写写。

生不逢时。


渠州经常听带着他流浪的那个男人这样说。

也确实是生不逢时,就算逢,也逢了个烂时。渠州五岁的时候便遇上了丧尸狂潮,与父母失散,后面又被这个流浪汉捡到,硬是和丧尸杠到十岁。这个流浪汉挺能打,有点疯疯癫癫,不时会吟会唱点奇怪的话,渠州一开始有一点在意男人在说什么,后来便当他在胡乱哼哼。

南边因为生存资源紧张,开始有扔人钓尸的现象,为了活命,两人卷了衣物和点吃的便往北漂了。

一路景色差别不算太大,只是越往北越荒凉,地面上什么活物都没有,倒是鬼屋和行尸走肉随便往哪走都看得见。

这片区域完整的房子不多,地上有许多肢体和弹壳的残骸,都被寒冷的天气冻出一层霜。看来很久之前这里经历...

对《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有点不一样的想法。

话说像这种比较火的手书曲一定要按照原手书的帧来进行绘画吗(对大改类型的疑问)?或者只是广大手书绘制习惯性不大改而已?

觉得原帧看起来好单调。

被抛弃感愈发浓烈。

陪了十多年的树没了。

我连张照片都没来得及留下来。

主吃喜欢角色左位,结果冷破天。

一看该角色右位粮食,生出了“你们真的是一个人吗”的恍惚。

口味独特,只好自己种田。

在这冷到没有粮食的圈子里,也就手里的热水袋还有点温暖.jpg

丧破天际。
对比了前几个月画的和这个月画的,发现没什么改变。瞬间觉得自己抠来练习的时间是没有意义的,不如睡觉。
啊——
还是转行叭。

想看平弟被弄得梨花带雨,咬唇不服软的模样。

受制于人却气势不矮,一双浸水的眼睛里都是忿忿。

“你敢!”二字含怒,音量颇大,里边细微的惊慌也同音量一并放大些许。

想吸——

心情不好看沙雕改图和番剧的截图吐槽能笑出来。

找个时间补番,黄金魂因为各种错过没看完。

期待一下挚友修罗场。

翻出了小说附赠的海报。

海无量真好看。

把想看的几部小说补完了。

题材和中心行动都差不多,感觉没什么好讲。

都是被灭门,要复仇,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差别在作者有多仁慈,和承受这一切的人是不是主角。

秋冬的阳光真没什么杀伤力。

拖个有靠背的凳子,我能光合作用一整天。(bushi)

发现自己还是想图个乐呵,但是又不愿意入圈子,不想承担“xx粉”的名头。

我与他何干,他又与我何干。帽子太重,不戴。

毕竟不太喜欢被入派别,太累,还是做个山鸡野鹤继续自己的低端玩家生涯爽快一点,戏随心加减,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人看。

打算明年开个新号随便写点曾经在的圈子的东西,地址就不说了,相见即是缘分。这个号留着堆涂鸦和日常牢骚。

热闹我很向往,那点矫情的遗憾也想弥补,两相结合,说明我有闲多事了。


© A.S.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