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没睡醒……虽然大冷天的我也没睡着就是了。

脑洞以魏夫妻没有身陨夜猎为基础。

脑洞前说点题外话,其实父辈们的恩怨是块宝啊,展写似乎也很好吃??以下题外话若不感兴趣可以下拉,加黑字体为双杰部分。

先设定一下性格,江枫眠温和好说话就是心理活动多,魏长泽豪爽心里细腻,藏色散人同魏无羡。

年少的魏长泽和江枫眠同样是住一起的,关系也老铁。两人借着云游四方学习仙术为名四处旅游打猎。

然后遇着了藏色散人,变成三人游。出于自己还是很坚持江夫妇这对,设江枫眠对藏色有点意思但是不是很多,充其量友达恋未满。江枫眠很早就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妻,当被点破自己还是有点喜欢藏色的时候还是想着莫要负了妻各种找理由说服自己。

当江枫眠给自己头脑风暴时藏色和魏长泽慢慢好上了。

三人日常打野刷怪,只是多了魏藏二人秀恩爱。

江枫眠心里苦,在自己终于想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两位挚友感情好到快要滚床单,而且自己之前吃了不少狗粮都不自知。迫于尴尬地位,三人愈走愈远,因为魏长泽老好人式沟通还维持着塑料花友谊。

魏长泽也不想失去江枫眠这个兄弟,同儿子一样做出了云梦双杰的承诺,江枫眠应了,但是半信不信。对于这个诺言其实魏长泽是非常真诚的,只是江枫眠想太多。

然后中间穿插一堆恩怨【……】恩怨啥的暂时想不出来就请看客自己脑补吧。

恩怨的最后魏长泽爆出一句:你为什么不信我!江枫眠你他妈是不是从来都不信我说的任何一句话?!

藏色再从中调解。

江枫眠气到说胡话,梗着脖子回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魏长泽听到后就不吱声了,看着江枫眠的眼神满是震惊、气愤、失落和漠然。江枫眠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时候魏长泽就不让他解释,牵起藏色就走。

末了,还留给江枫眠一句话:对不起,是我自作多情了。江兄,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这里的双杰父母关系与上文无关,澄羡的父亲关系仍旧老铁。双杰见面时羡五岁澄四岁多。

魏家去江家做客,魏无羡野惯了就偷偷溜开到处跑。恰遇江澄。

因为没经历过幼年流浪,魏无羡是不怕狗的,他捞起小狗就是一阵摸x魏无羡吸完狗之后就见到当时正找着走丢的狗的江澄,在魏无羡印象里杏眼的除了江叔叔外都是女孩子,而小时候男女孩子的样貌声音差不多差不多,遂把江澄当成江家的女孩子。而这“女孩子”一见魏无羡就大喊“偷狗贼!”,这响亮的童声吓得魏无羡撒手摔了狗,然后被江澄和被他摔了的狗一起追的满江家跑。

意识到自个儿儿子不见了的魏长泽就和江枫眠一起去找,便发现了气哭红了脸的江澄追着喘到脸白的魏无羡。

两家长又乐又无奈,只好自己安抚自家儿。

江澄拽着江枫眠袖子哭诉魏无羡偷狗,魏无羡在自己爹的怀里上气不接下气的辩驳自己没有。

江枫眠哭笑不得,只好抱了抱儿子安抚说这是你魏无羡哥哥,是爸爸朋友的儿子,不是偷狗的。魏长泽在旁边笑着附和,也哄了哄哭着的江澄。

被哄了之后江澄也不哭了,和魏无羡互相仔细的打量。

在双方家长的撮合下两人也道了歉,就是没完全和解。魏长泽无奈一笑,他也了解江澄的性子,不就是缺玩伴嘛?就说以后带魏无羡跟他玩。

魏无羡跳,刚想拒绝就被爹给一个眼神封嘴。

江澄也不知道该说啥,看看自家爹又看了看对面的魏家父子,最后又说了一次对不起,我把你认成偷狗贼。

见江澄这样子魏无羡也不好拒绝,就说男孩子大丈夫不与女孩子计较,下次不要随便误会人啦,然后就同意了自家爹的提议。

江澄听了前半句,差点气得从自家爹怀里下来揪住魏无羡一阵打,但又舍不得离开爹的怀抱,气得委屈,大声说:你才女孩子!!

魏无羡愣了:不是女孩子吗?

江澄更委屈了,一双杏眼瞪得圆溜溜的,里边饱含怒火和泪水。

魏长泽敲了自家儿的脑袋叫他道歉。江枫眠,碍着自家儿没敢笑。

魏无羡楞完了,脑子还没转过来,说:澄妹妹对不起。

两位家长忍了一秒,嗤的一声小声笑了起来。

江澄脸一黑,不管舍不舍得了,跳下江枫眠的抱就想去找魏无羡,后者机灵,也逃了自己爹的怀抱跑了,又重复魏江二人来之前的状态。

剩两个当爹的在旁看戏,调侃要不这两个定个亲互相打一辈子算了。

评论
热度(10)
  1. 量子量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格雷
© 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