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没粮食。

想看幼驯染师兄妹。困成狗没多少诗情画意,有空修(瞎写一通)

平时欢脱不拘一格的师兄认认真真地给腼腆的师妹挽发,配合冬日清晨的阳光营造一出岁月静好的气氛。

晨曦下的师妹在一干金钗银钿的衬托下似乎已经脱去了少女的稚气,显露几分未来的成熟。师兄静静地将这样的师妹描绘在心,为师妹梳挽的动作都比平日慢上几分。这是他最后一次为师妹挽发,今日师妹要嫁去远方,此生或是再也无法相见。

真是不舍啊,可师妹出嫁呢,扮什么丧脸寻晦气。师兄自我啐道。

将最后一个簪子别入发中,师兄强打起精神对师妹笑说,这是哪位仙女妹妹下凡呀?可一问芳名否?

师妹被他带着一笑,师哥又打趣我。

嗳,这怎么能说是打趣呢,师哥明明在说实话。师兄一本正经,今日真是一饱眼福,能先一步妹夫瞧见仙女模样,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莫说了。师妹不好意思地拍了一下师兄的肩膀,随后,两人都为此笑出声。

笑罢,师妹轻声问他,师哥还有话与我说吗?

师兄给自己斟杯茶,闻言一顿,他垂眸看着杯中茶水,缓缓答之。若是他待你不好,信与我,我带你回这里。

师妹看着师兄,忽然想说些什么,又觉得不必说,便默了声。

师兄望着茶水,师妹望着师兄,一时无言。

师兄受不住这种气氛,他将茶水一饮而尽,对师妹露出平日那有些促狭的笑脸。我知道你想听我说什么,可我偏不说。

师兄起身,打断了师妹即将要说的话。

好啦,既然我的工也做完了,就不再给妹夫找机会呷醋了,我可不想给他当醋靶子。为兄祝你幸福美满,往后安康,无忧无虑,最好能乐不思蜀,莫想起这段清贫日子来。

……师哥。师妹说。

师兄只是对师妹笑了笑,转身出了门外。

多保重呀。

评论
热度(2)
© A.S.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