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妹和灵珊分别前的那几段话看得难过。

平妹相比平弟,我感觉平妹的感情表达更直接和尖锐。不知道是剑谱功法太邪门的缘故,还是能力充足带来的有恃无恐,亦或二者都有。

平弟即使心下愤愤,还有些许隐忍的理智;平妹是心里的火气变现成阴冷细针,无差别地外放,最终独立血海冰窟之中。

不想出去,也出不去。

出去了他又要去哪里?哪里不是机关算计?

他已心灰意冷,不再对公正和正义会对他有救赎这事有所期待,愈发偏执和偏激。

如此,他又能怎么平和待人处事,安度余生。

可怜,亦可恨。

评论
热度(1)
© A.S.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