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了,又不知道要干什么,玩什么。

画不出来,写不出来,想学的乐器现在不是练的时候。

窗外边一层厚厚的云压住了月光,戴着人类制造的光污染,一眼望去一片青红混杂,好不乱眼。书柜里的书本此时如同被人上了强力胶,看着就很难打开,索性让它留在那里,等待“胶水”的降解。

欢快的、严肃的、声名远扬的、名不经传的曲子被播放了千百遍,最后皱着眉头按下“关闭”。

这块发着亮光的屏幕亦是没有什么有意思的,关注的事情还未解决,不关注的热闹与我无关。总之在我这一处都是冷清模样。

如何解决这种硌着人不舒服的无聊?我已经提不起黑色与红色的利刃去与题海中的猛兽搏斗了。

评论
热度(3)
© A.S.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