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水二号竹筏。

出门瞎转悠有了一个脑洞。

还没想完,怕忘记先屯屯。

安插进官府当卧底的双刀土匪小哥×疯疯癫癫,一身诡异暗器的女侠医。

女侠医是一个隐于山林的老妖怪的养女兼弟子,和老妖怪恩断义绝后入世闯荡。原本只想本本分分做医生,结果被一个江湖无赖坑了导致被一方势力追杀,无奈从女医生变成女侠医。日常耍耍疯,医个人,跑路,闲的没事的时候会去研究机关暗器。

土匪小哥的身世就比较简单,他是被匪帮捡到的弃婴,从小到大长于匪帮,身上却没有多少匪气,倒像根正苗红的官二代。小哥性格比较懒散,手脚很麻利,擅长和人以计策对弈。女侠医被追杀间接有他的原因。

匪帮很久以前也不是匪帮,被老天爷和官府逼得走投无路才自立为匪。和官府看不对眼了两代人,互有死伤。几十年时间匪帮也从自发的自卫组织发展成结构完整的一方势力。目前想趁着官府力量薄弱掀了这座斗争许久的大山,小哥是安插在内打探和布置暗线的卧底。

两位主角是在一个夜晚相遇。

彼时月黑风高,秋风飒飒。小哥打着灯笼巡逻,脑内规划好安排后正想偷懒,半支判官笔破墙而出,还差一步的距离就被这笔穿了瓢。还没缓过一口气,那判官笔就被抽走,不多时又有几枚银针透孔斜射,半根针都没入地砖,还有一根就钉在小哥脚边。

小哥差点没拿稳手里的灯笼,他熄了烛火,摸上腰间的短刀凝神警惕。

地上新落的叶还没来得及扫干净,被踩出细微声响。

忽然耳边一阵破空声,小哥挥刀一挡,击飞武器的同时手臂也被震麻——来者是刚刚那对判官笔!

“疯婆娘还有帮手?!”中年男子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惊讶。

??干我屁事。小哥无端被拉下水,很无辜。

小哥正要撇清关系,被唤作“疯婆娘”的女子“咯咯”笑了一阵打断了他,听声音也不过二十上下。她不知什么时候飘到了小哥身边,小哥感到腰后被一样凉物刺入,不敢轻举妄动。

“小子,”她轻声说,“针上有毒,想活命就跟我杀了那个傻大个。”语毕又朗声道,“有帮手怎的?只许你们这些狗皮无赖呼朋唤友,不许我个弱女子找保镖?”

小哥瞪大了眼睛。

靠北!!


评论
热度(1)
© A.S.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