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未出师的小道士慌慌张张地端着剑,利刃直指面前的白骨精。

日落西山,深山老林里阳气稀薄,阴气攀盛,很是滋养精鬼之物。

小道士的剑尖颤抖,他是随着师兄师姐下山的,不想与师兄师姐走散。他还未到学习降妖除魔的年纪,符都不会画几个,这样已是他所能声张虚势的极点。

白骨精看着小道士,耷拉着骷髅头退后几步,空洞的眼窝硬生有了委屈的神色。还没等小道士稍稍松一口气,白骨精上下颌一碰。

“小郎君好生无情,不认得妾身了么。”

评论
热度(2)
© A.S.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