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发霉。

闲,忽然在想。

一个人做错事前或后遇到了衰事,他借此向前来讨说法的人展示,并道,我好惨,你不要太苛刻我了,你若是苛刻我,你就是个没人性的人。

这种要怎么看待。

在纸上罗列了一些对立的观点互相拆招玩,总结了一下,大致分为两种:

第一种,判犯者还是要判的,但是要根据犯者的处境考虑一下,适当修改。

第二种,坚持犯错和同情区别看待,一锤定音,过后处罚程度不增不减,但可以考虑接受犯者的善后申请。

笔在纸上打了一会儿,后面打不下去了(……)越写越钻牛角尖,又没有实例辅证(我没找资料,单纯脑补),这口水仗打得太虚。

评论
热度(1)
© A.S.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