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回顾到了莲花坞被屠,温琼林救助双杰。

觉得,一路看下来,江澄心中毫无掩饰的柔软都给了他母亲和姐姐。不似面对父亲那样还覆上一层怯和矜持,面对魏无羡还披一层冷嘲热讽和好强不服。

母亲应该和他接触很多的,虽然她不经常待在莲花坞。

或许是经常带江澄出去夜猎,或许是在母亲回来时互相几句简短的问候。

虞紫鸢虽然话语不柔,表现不柔,但是总体的意还是能让江澄感受到柔的,不然不会让江澄平时一见到她就会露出微笑。

在最后的分别时江澄对母亲的情感我觉得表达得比对父亲要直接。可能是父子那种距离感让他不敢表现太亲密吧……?

很可怜。

不敢亲不敢近,最后别离才能得到一点他本该得的感情。对待一个心思敏感的小孩,这样是很残忍的。

和魏无羡偷跑回莲花坞去瞧时,江澄就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王灵娇和温晁的对话直接让他绝望。他爸妈没了,就因为一个风筝,一个义举,还有一个筹划挺久的阳谋。

然后后面,他还失去了复仇的能力——他被温逐流给化丹了。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郎,原本活的不错的,突然家破人亡,还没了复仇的能力,不癫狂真的不可能。

很心疼了。

评论
热度(6)
© 量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