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和搞事的正确融合方式

HP背景下的三巨头,拉达米诺十二,艾亚十一。语言凌乱上下文不连贯请注意,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拉达狮院,米诺斯鹰院,艾亚……蛇院,吧。【安静】在狮院和蛇院中纠结。西绪弗斯这个我知道应该打“希”,但输入法太烦人就没有改……

ooc致歉。






分院帽在喊出斯莱特林后,艾亚哥斯走到蛇院的桌子坐下。

他看着隔壁坐在两桌的的两个哥哥,有点闷闷不乐的和他们隔空撞酒杯。艾亚哥斯对学院没有什么偏见,只是原本想得到红色或者蓝色的巫师袍,绿色不是他喜欢的颜色。

心情不悦导致他觉得杯子里的南瓜汁比家里的管家塔纳托斯榨的还要难喝上几十倍。

“有什么难过的,艾亚哥斯。”米诺斯在解散后像往常在家一样走过来揉把艾亚哥斯卷卷的黑发。

“我觉得绿色不好看。”艾亚哥斯用指甲顺着新魔杖的纹路游走。

“绿色和银色搭配还是很帅的。”拉达曼迪斯安慰道。

“我想和你们挤一起。”艾亚哥斯刮着仗尖,“听说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在地底下,土腥一定很浓。”

米诺斯突然笑了起来,在艾亚哥斯刚想说话的时候才开始解释:“他们一定会施点什么咒让休息室比其他三个院更舒适。说实在的,我倒是很想潜入斯莱特林看看。“

“省省吧。”拉达曼迪斯耸了耸肩,“听说斯莱特林的休息室有七百年没让其他院进去过,你也不要想让艾亚协助你。除非你想让他第一天就关禁闭。”

“嘁。”米诺斯略有失望的偏了偏头,仿佛拉达曼迪斯说中了他的想法。

“听起来我似乎被分到一个有趣的院。”艾亚哥斯假装自己很开心。

各个院的级长们在门口招呼着学生们,提醒他们已经到了休息时间。原本还想说点什么的拉达曼迪斯则是起身拍拍艾亚哥斯的肩膀,并祝他在蛇院过得开心。而米诺斯则是还没起身,悄悄和艾亚哥斯说点什么,直到拉文克劳的级长路尼实在是忍受不了米诺斯的拖拉才过来把他叫回去。

“那么就说定啦?”

拉达曼迪斯在走出大厅之前听到米诺斯笑嘻嘻的声音,他内心有种不祥的预感。

拉达曼迪斯是三兄弟中的老二,如果要说他羡慕什么,那就是羡慕别人家有个正经的哥哥和听话的弟弟。他们三个人的父亲挺花心,拉达曼迪斯的母亲是英国人,米诺斯的母亲是挪威人,艾亚哥斯的母亲则是尼泊尔人。父亲大概是个非常好的风流射手,而且还有一个像保姆一样帮忙清理手尾的兄长,若不是大伯坚持“不能让家族的血脉淹没在麻瓜里,即使是混血”,他们三人大概会在老家生活一辈子到死。

拉达曼迪斯和两个兄弟是在同一年被接到位于希腊的家族里,那时候他和米诺斯才五岁,而艾亚哥斯只有四岁。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都为交流感到困扰,拉达曼迪斯差点怀疑人生,同时也对翻译这份工作感到敬佩。

拉达曼迪斯大概是继承了父辈们的死板以及勤奋,很快就解决了交流问题,但是很快他就发现米诺斯和艾亚哥斯其实在还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希腊语,而且还不时演演戏或者嘲笑拉达曼迪斯带有浓重的苏格兰口音的希腊语。

他有句问候当时就讲了,在管家修普诺斯赶到现场的时候他们仨就已经打了起来。
据修普诺斯回忆,房间里的东西散碎一地,三个小朋友扭打在一起,还吼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其实那是变了调的希腊语。后来被他们的大伯哈迪斯罚抄族规一个晚上。

他们的关系曾经有段时间差到不能再差,但后面慢慢开始和解。这一架让拉达曼迪斯了解到他的兄弟到底是怎么样的了——一个两个都继承了父亲的狡猾和熊孩子的行动力(这来自于哈迪斯的描述,当时他对拉达曼迪斯讲述宙斯的时候脸都黑了)。

因为一开始语言相通了解得多,米诺斯和艾亚哥斯就是家族里的闹事二人组,所以每当米诺斯发出笑嘻嘻这个信号,就表明他们准备搞事情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当有可以聚在一起的休息时间,艾亚哥斯总会拿着字典问拉达曼迪斯这个词怎么发音,米诺斯想凑过来教却被艾亚哥斯以“你带有挪威的口音,不够英国本地人发的准”为理由拒绝。

突然愿意好好学英语一定有猫腻。拉达曼迪斯教着艾亚哥斯一个音标一个音标地咬准音,不时看了看米诺斯,希望能在他那张被刘海遮住一半的脸上捕捉住什么线索,但很可惜,那上面除了装出来的心痛之外他看不出什么来。

艾亚哥斯点点头,用羽毛笔在上面标着读音。
看着弟弟认真的样子,拉达曼迪斯觉得还是收收自己那敏感的心。

没准他真的想学呢?把人想的太恶意是会被母亲教训的。拉达曼迪斯坐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写着自己的草药学作业。

不过他的直觉这一次只对了一半,因为米诺斯在会面的时候曾问他艾亚哥斯到底在做什么,且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一起见面了。

“难道你们不是在一起研究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拉达曼迪斯毫不掩饰自己的吃惊。

“我也很奇怪这一次他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讨论。”米诺斯摩挲着下巴,望着远处的蛇院。

“或许是突然改邪归正想好好学习吧。”拉达曼迪斯笑了笑,“改天我要奖励他一箱的巧克力蛙。”

“小心他变得太胖就不可爱了。”

“没有的事。”

万圣节带着它的南瓜灯照亮了每家每户的门前屋后,但三兄弟选择留校,因为家远在希腊。家养小精灵们做的食物仍旧很丰盛,若不是米诺斯拦着,误食了高度数的酒心巧克力的艾亚哥斯会冲进厨房给小精灵们来一个Trick .

拉达曼迪斯则是飞快地从袍子里抽出魔杖对着艾亚哥斯大喊“昏昏倒地”,因为他看见他手里的魔杖有发亮的迹象。

很不幸的是,艾亚哥斯的魔杖在主人中昏迷咒之前就已经把魔法发射了出去,误伤了可怜的獾院级长西绪弗斯,那句“除你武器”虽然没有直接打中他,但是余波却让他的小腿骨折。

在匆匆赶来的庞弗雷女士忙着把西绪弗斯送去校医院的时候,蛇院的院长关了他们三个禁闭。

“以后还是戒了他的巧克力吧。”米诺斯踢着地上的石子,跟在老师身后。

“限制就行了,他只是吃错了而已。”虽是这样说,拉达曼迪斯对关禁闭这件事仍有点不满——原本他想保持没有不良记录直至毕业,但第二个学年就把这个旗给折了。
令两个哥哥们都想不到的是,那个巧克力被施了延时咒,以至于艾亚哥斯在后来的几天里仍旧半醉不醒的,而且在手无规律挥动的同时嘴里还碎碎念着什么。拉达曼迪斯把他当作是学的走火入魔,自己专心地找破解咒,米诺斯则是和半醉的小弟弟一起疯直至紧闭时间结束.

因为不希望又来一次类似于误伤事故,米诺斯建议把魔杖放好并给艾亚哥斯请假,拉达曼迪斯点点头同意了。然而已经接近酒醒了的弟弟忍耐不了这些天来没有魔杖寂寞,东翻西找终于找出了他的搭档。

啊,我体内的洪荒之力要爆发了!艾亚哥斯激动地捏紧了手里的魔杖,它也对回到主人身边感到兴奋。

最后残留的那点酒精配合艾亚的洪荒之力,那效果真是惊天动地。

艾亚哥斯脑子一热,对着整个学校的公共休息室的学生,用有史以来最标准的苏格兰腔喊出他准备已久的咒语——原本他想愚人节的时候对哥哥们用的,那会使他们穿着最滑稽的中世纪的长裙:“贵妇长裙!“

最后呈现的效果,使艾亚哥斯除了延长紧闭时间以外,还被米诺斯和拉达曼迪斯施上两层秃顶咒,顶着光滑发亮的脑袋去上了两个月的课。

评论(4)
热度(13)
© 量子|Powered by LOFTER